【壹週刊】借錢也要賣咖啡 黑手年收5千萬

2017/06/22

【壹週刊】借錢也要賣咖啡 黑手年收5千萬

國中畢業的王進忠,原是機車師傅,35歲時二度創業賣咖啡,中年做生意沒有回頭路,一回頭就是負債。無懼大賣場停車場7坪店太冷門,想出買豆送機奇謀,快速崛起,奮鬥8年,如今進口生豆、代理咖啡機、開咖啡館,一條龍經營,去年營收估計達5千萬。

南港三鐵共構車站動線像迷宮,位於百貨地下一樓夾層的「赫曼咖啡」不好找,但開店不到一年,附近科技公司員工常報到。「我們地點不好,只能吸引回頭客。」王進忠(43歲)說。

王進忠白淨斯文,看不出來做過黑手,也聽不出來口吃。他從小舌繫帶沾黏,8歲開刀治療那年,父親車禍過世,留下機車行;國中畢業,母親要他跟師傅學修機車,一肩扛起家計,但他羨慕同學可以升學。

「有人找我去聽直銷,一看地點在大學,我就說好。」上課必須穿襯衫,第一次被鄰居讚美:「哎喲,穿這英斗要去約會喔!」飄飄然中,他看見鄰居往上看的那種欣賞目光,和修機車時,客人往下的目光完全不一樣,內心想著有朝一日要轉行。原本緊張就口吃的毛病,也強迫自己透過上課講話改掉。 

27歲時,家人欠債千萬連累機車行,他憤而離家。找工作時認識一家投幣咖啡機傳銷公司,雖未上班,卻看見創業機會。

15年前,到公司行號放咖啡投幣機是新興生意。姑姑一聽他想做,二話不說匯入30萬元。他買機器,找公司放點,一杯賣20塊,退佣5元,期待賺大錢,怎料首月收入800塊。

失志中,賣參考書、測驗卷的姑姑激勵他「做生意不要那麼快放棄!」後來,他聯絡第二家客戶,打去時對方說太晚了,已經有三家咖啡商比價試喝。「我才剛上班,可以給個機會嗎?不然我就失業了。」苦肉計讓對方心軟加入比價,最後逆轉勝。問題是,買咖啡投3個5塊太麻煩,客戶希望賣10塊,他折衷:「前3周20塊,最後1周10塊。」作法一改,月底收帳抽屜一開一萬多塊!生意就此起飛,10多年簽約上百家公司,月收20萬元。但這盤生意到後來,機器維修費用高,競爭太多,事業壓力影響夫妻感情,婚姻破裂,他黯然放棄一切,離開台北到新竹另起爐灶。

買豆送機  富貴險中求「過去賣10元咖啡又送奶油球,客戶卻嫌東嫌西!」35歲二度創業,他發現生豆界有一種海拔1200公尺以上的精品豆,成本是商業豆的兩三倍,國外流行,當時台灣很少人做。

苦無資金的他,遇到小他一歲的現任老婆彭念譁,從相識到結婚,出錢出力相挺。初期他在家上網賣精品豆,寄100份試喝石沉大海,才發現網路客愛比價;於是,他在竹北家樂福的5樓停車場開店,7坪5千塊含水電,問題是沒客人。

他主動出擊,在手扶梯貼買豆送機的海報。買豆送機方案是一個月花2500,可選半磅500元的精品豆5包,分30期,送3萬塊的咖啡機,折算下來一個月可喝100~200杯,比便利商店咖啡划算。妙計奏效,一年半進帳600萬。

但買豆送機有風險,如果銀行不支持分期或是量體出不來,甚至生豆漲價就會侵蝕利潤。「中間其實有一段時間停賣買豆送機,生豆商賺走我的錢,咖啡機進口商賺走我的錢,銀行又賺我的錢,我怎麼會賺啊!」王進忠說。為了節省成本,他自行進口生豆,奔走銀行談判分期支援,生意才漸漸穩定。

至於代理咖啡機,則又是另一個故事。剛創業時,他想在店裡賣咖啡機,和代理商談折扣時,被嫌店太小太LOW,別人一次買20台就能壓價,卻要他進100台!「老婆拿積蓄、賣房子籌出600萬,很快用完,中年創業沒回頭路,一回頭就是負債,夫妻倆常壓力大到抱頭痛哭。」他苦笑,買豆送機的方案也是被激到,因為咖啡機庫存太多不得不想出更創新的行銷方式。

後來生意做大,他決定爭取總代理,老婆驚呼:「沒有天量怎可能?」但他鍥而不捨,聯絡德國NIVONA,3個月後德國主管出差亞洲,相約新加坡,不懂英文的他親自上陣,一句一句翻譯達4小時,對方終於點頭,而且不規定數量。

垂直整合  感謝姑姑老婆

台灣咖啡產值一年逾600億,燦坤與菲利浦去年也推買豆送機,王進忠老神在在,相信更多人推廣精品豆,餅會更大。但他心中有遺憾,姑姑已經過世,來不及看到他的成功;也感謝老婆,「大概沒有第二個女人像她這麼笨。」原來,當初老婆以為他要開咖啡館,沒想到他要做咖啡豆、設備原料商,這盤生意風險大,但去年他在南港開了咖啡店,8年做到一條龍,年營收5千萬,下一步,他躍躍欲試,瞄準咖啡館加盟戰。(撰文 蔡碧月 攝影 湯興漢) 

原是黑手的王進忠,靠精品豆打下江山,從進口生豆到烘豆全都自學。

將近2千公斤的豆子送來門市,半個月就會用完。

行銷策略主打買豆送機,送的是德國NIVONA全自動咖啡機。

去年於南港車站開咖啡館,以復古車櫃檯當焦點,有餐也有咖啡。

顧客許先生在附近上班,喜歡美式咖啡香氣足。

咖啡館提供餐食,現點現作。(龍蝦沙拉披薩220元,水果醋汽泡水120元)